过尽飞鸿

本命 超人 达米安韦恩 明日海里奥

睡个午觉起来一看文广推送瞬间清醒,明年初能看法扎了????

[chrisdami]bref

bref
(看完短剧《总而言之》后开的一个脑洞)
      总而言之,第一次见到克里斯是在父亲举办的“貌似”平常的晚会中的一个。我刚结束一场毫无意义的谈话,格雷森的身边一如既往地聚集了一大堆女人,德雷克也貌似得心应手地应付着旁边的“淑女们”,但是他不时瞥向角落里那个的眼神说明了他的心不在焉,他视线的落脚点毫无疑问是那个看起来老实得有点傻气的康纳肯特,他笨拙地举起高脚杯抿了一口并皱起了眉头。而这个肯特同样站在角落里看上去与这里格格不入的“父亲”就是让这个晚会不再平常的关键人物――父亲要在今晚宣布和他――大都会一个普普通通的记者交往的消息,这对他来说是个惊喜,因为他半个小时后莫名其妙被拉到台上后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表情和台下的人一样茫然,对我们则不是――父亲在宴会开始前认真地向我们阐述了他对这段感情的重视性――说真的要是不重视他根本没必要和我们说。
        回到现在,我可以预见到稍后记者们疯狂的闪光灯配上一堆女人的尖叫声是多么富有戏剧性的一幕了。但是在那之前,我看到了走到了克拉克肯特旁边的一个少年。我没见过他,绝对的,克拉克肯特的亲属中除了他的父母我只知道一个比他看上去嫩多了的表姐,正和德雷克打得火热的那个养子。在思考他们的关系前我先注意到的是他棕色的短发,他的眼睛是蓝色的,他没带眼镜(我花了半秒钟怀疑他是不是肯特家的),他走路时我对比了一下旁边的人,他看上去和我差不多高(虽然我不想承认,也许他高一些),他走向肯特时的笑容非常灿烂,我们哥谭人基本不这么笑,他还是肯特的亲戚(他那样笑的时候脸上有没有酒窝?我隔得有点远看不清)。
      他们笑着聊了几句,我突然觉得我这么看无聊至极,我最好还是找前几分钟被我委婉气走的女孩聊一聊(虽然她也很无聊),在打定主意迈开脚之前我鬼使神差地又看了一眼,这时候他刚好结束了谈话,隔着好几个(其实是一堆)人看了过来,我居然没有转头,我们的视线就撞上了,我看着他,他看着我,我挪开视线看墙,但是余光扫到他还是看着我,我又转回去看着他。这时候他正对着我给了一个大大的(傻傻的)微笑,我觉得自己再不反应一下就要把自己贬为陶徳一样的蠢货了,于是拿出自己最冷漠而礼貌的表情点点头示意,算打了个招呼。接下来我们就可以各做各的,我去聊个并不有趣的天打发掉今晚的时间,他会被路过的阿姨辈们揉两下脸蛋夸“小伙子真帅”并用自己的笑容融化她们。但是这个明显不懂宴会上规矩的人看到我象征性的招呼后居然走过来了,更可怕的是我没动。随着他的走近我发现他是有酒窝的,而且他的眼睛真的很蓝。他对我说:“你好,我叫克里斯·肯特。”果然是个肯特。
       然后我说:“达米安·韦恩。”
       总而言之,这个晚会还过得去。

临摹      她怎么那么可爱

[chrisdami]四个梦1

四个梦
AU chrisdami 没有超人,也没有蝙蝠侠,或许会在梦里出现吧
1
克里斯这几天睡得并不好。当然,搬家――特别是搬到另一个城市去足够让一个青少年感到比平常范围内多一点的不安。克拉克在三天前的晚饭时间宣布了这个消息:星球日报将要开设哥谭分社,而他正是入驻分社的一员,一周后他们就要搬到哥谭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满眼歉意地看着克里斯,克里斯勉强微笑着答“或许换个新环境挺好的”。能好才怪。谁不知道这座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城市是什么情形?克里斯知道学校里几个哥谭来的不是校园一霸就是孤僻的问题少年,他不清楚哥谭的校园与大都会有何不同,但这并不妨碍他对新学校的担忧。
      心里的郁闷导致了克里斯一连三天做了几个古怪的梦。第一天晚上他被一只巨大的红色怪物像抓小鸡那样拎起来嚼巴嚼巴吃了,第二天他梦见克拉克身着蓝色的紧身衣和红披风飞了起来,他一脸凶恶地抓起路边的小猫放到树上,夺过小女孩的冰淇淋一口吃光,发现克里斯看着他后眼睛里射出两道红光――克里斯,卒。第三天简直是噩梦,一个无处不在的阴影跟踪他,拷问他,恐吓他,最后克里斯是被吓醒的。
       “我今晚不睡觉了。”克里斯躺在床上默念。他睁大眼睛瞪了好一会儿的天花板,也记不清是多久,眼皮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慢慢垂下,闭合。睡意渐渐袭来,克里斯的意识终于沉入梦乡之中。

克里斯慢慢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整个人趴在地上。他翻了个身站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环顾四周,只见举目所望之处是一片焦黑的大地,没有一株植物,天空的颜色不是熟悉的蔚蓝色,取而代之的是诡异的暗红色。
    “我又在做梦?”克里斯掐了一把脸,“不痛。”
看来这真的是梦。然而前几个梦的感觉都是朦朦胧胧的,就这次如此清晰?克里斯迷惑地转身。

转过头后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一个巨大的古堡,看着它漆黑而阴森的外表,再加上诡异的环境,克里斯估计自己在现实中绝不会靠近这种地方。
   “只是一个梦而已,怕什么。”况且这地方除了这建筑再也没有东西了。梦里的人似乎特别健忘,就好像忘记了前几夜的神奇经历,克里斯打定了主意往前走。
       古堡的大门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克里斯费了好大的劲,巨大的木门才慢慢被推开,发出吱呀呀的刺耳声音。
这是一个很宽阔的大厅,两边只点着零星的蜡烛,烛光暗淡。克里斯慢慢走进,左右观察着厅内摆设。
就在克里斯好奇地摸着门口铁皮守卫的盔甲时,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是谁打扰了伟大的达米安魔王的安眠?”
        克里斯吓得一个激灵:“谁在那儿!”
        随着一声响指,古堡中所有的蜡烛一瞬间无声地点燃,照亮了整个大厅,也让克里斯看见了大厅尽头,层层阶梯之上的宝座和座上的人。
出乎意料,那是一个看上去与他同龄的黑发少年,斜靠在座上,蓝眼睛里投射出高傲而又不屑的眼神。尽管他的打扮够邪恶,出场的时候够吓人一跳,克里斯还是觉得他不像魔王,更像是一位高傲的小王子,那眼睛里写满了“所有人都要臣服于我”的任性。
“魔王”达米安见克里斯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嫌弃地皱了皱鼻子,纡尊降贵般开口:“人类,你叫什么名字?为何闯入我的城堡?”
克里斯眨眨眼,这种故作成熟的口气让这陌生的少年意外地显得有些可爱,消散了些许他受到的惊吓。见少年对于他的沉默不悦地眯起了眼,他才想起要开口:“我…叫克里斯,克里斯·肯特。你叫达米安对吗?”克里斯挤出一个示好的微笑。
达米安昂起头:“如果你的耳朵没聋,就不该漏掉我的第二个问题。还有,叫我魔王大人。”
克里斯叹了口气:“魔王大人,你的脾气可真差,相比之下梦见一个会抢小朋友冰淇淋吃的克拉克还好一些。”
达米安挤出一声“-tt-”,嘲讽道:“梦里的npc也会做梦,真是出乎意料。”
“什么?”克里斯惊道:“这可是我的梦境,你不会以为是你在做梦吧?”
达米安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就像看着嗑多了药的男高中生:“别傻了,肯特。”
克里斯被这眼神弄得有些生气,谁不想在梦里开开心心的呢,而且他已经有几个糟糕的梦了,还要被一个陌生的男孩拿看待低等生物的态度质疑。“千真万确。”
“下次就算来好歹也来个带脑子的。”他一脸鄙夷。
一分钟前他对少年的态度还是太和善了。克里斯不高兴地说:“你问我怎么来的?因为它就出现在我的面前,除了这个没有别的,就好像除了你没有别的人来让我忍受了。这是我的梦没错,因为我这几天总做噩梦现在你让我相信我的噩梦马上就要来了!”
达米安从座上跳起,向克里斯吼道:“不可能!我才是梦境的掌控者!这里的一切都听从我的命令!”随后猛地一挥手,殿两旁守卫的盔甲卫士突然咔拉拉地活动了起来,以一种完全在克里斯反应范围之外的时间闪现过来架住了他。
克里斯――手脚动弹不得却丝毫没有感觉――肯特愣愣地盯了达米安十几秒(达米安则骄傲地回瞪),他想问“搞什么鬼,这到底是谁的梦”或者反驳“傲慢鬼,掌控梦境者可不代表做梦者”但半天只憋出来了一句:“既然你能控制梦境……你在梦里幻想自己是魔王大人?”
沉默。
克里斯发誓还在装腔作势瞪着他的达米安脸红了,但还没等他更作死地指出这一点,恼羞成怒的达米安便发出了指令:“士兵,让他闭嘴!”
盔甲卫士利落地抽出了腰间的大刀。
“等等!我还没说完!如果你能随心控制梦境的内容为什么你无法控制我……”克里斯最后记住的是一抹迎头而下的刀光,然后陷入黑暗。
                    ――tbc――

有了板子依旧只能走草稿流,前几天和今天画的大米

撸否为什么要搞专题这个东西?每次看到通知都想点掉它好不爽啊